红色军事家与地理地图的故事之十:萧克请牧师翻译贵州地图

时间:2019-09-09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本文参考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》第1卷和萧克回忆录《地图是指挥员的眼睛》等相关资料编撰而成。

  萧克将军(来自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》)红色军事家与地理地图的故事(10)萧克请牧师翻译贵州地图作者:老村长 2019年7月31日于北京萧克(1908年10月20日至2008年10月24日),原名武毅,湖南嘉禾人。历任红军连长、营长、纵队参谋长、师长、军长、军团长、红二方面军副总指挥,八路军第120师副师长、冀热察挺进军司令员、冀热辽军区司令员,华北军区副司令员、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参谋长,军委军训部部长、国防部副部长、军事科学院院长等职。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。1934年7月,红6军团长萧克、政治委员王震率部撤离湘赣苏区,开始西征行动。进入贵州后,部队缺少当地地图,行动极为不便。10月1日,部队进占贵州老黄平后,无意在教堂里发现一幅法文标注的贵州地图,萧克便请牧师簿复理翻译成中文。这幅地图,在红6军团后来的行军作战行动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  西征行动中的萧克(来自《中国人民解放军测绘历史资料》)。1934年7月,红6军团在湘赣苏区反“围剿”中连连失利,苏区日渐缩小。7月下旬,中共湘赣省委和湘赣军区根据中革军委关于红6军团撤离湘赣苏区,到湖南中部发展游击战争,并与红3军取得联系的指示,在以任弼时为主席的军政委员会及军团长萧克、政治委员王震的率领下,红6军团9000余人,开始西征行动。9月20日,红6军团进入贵州省清水江流域,24日胜利渡过清水江。进入贵州后,部队在湘赣收集的地图已不能使用,但部队行军作战没有地图又不行。军团长萧克指示部队,想尽一切办法搜集当地地图,要求连学生课本上的地图也要收集。但是,贵州山陡、河流多,地形复杂,收集到的学生课本上的地图满足不了需要,部队行动十分困难。而当地老百姓很少出门,很少知道离家三五十里的情况和里程,部队只能摸着走。

  随红6军团行军途中的簿复理(来自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》)。红6军团边行军,边与军战斗,克服重重困难,于10月1日进占贵州老黄平(今贵州省黄平县旧州镇),军团长萧克在一个教堂里发现1幅1平方米左右的贵州地图,便喜出望外。只是地图上是用法文注记的,无法使用。于是,萧克便请教堂的法国籍牧师簿复理(又名勃沙特),帮助把地图上的地名翻译成中文。簿复理能讲带有贵州口音的中国话,认识不少汉字。萧克点了两支蜡烛,请簿复理连夜翻译,萧克问一个,簿复理翻译一个,逐一把行动方向上的地名搞清楚,然后标注在地图上。这幅贵州地图“可是个宝贝”,在红6军团后来的行动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在萧克的鼓动下,簿复理给红6军团当向导,和部队一起行军一年半,直到云南的富民,萧克给了簿复理路费,才让他返回。

  印江县木黄红6军团与红3军会师纪念碑(来自《中国军事百科全书·军事历史》)。根据中革军委命令,红6军团准备经石阡进至江口,与红3军取得联系。军为阻止红6军团与红3军会合,以入黔的湘、桂军主力进至石阡及镇远县拦截,以桂、湘、黔军各一部由南向北压迫,企图将红6军团消灭于石阡地区。10月7日,红6军团在石阡西南甘溪与桂军19师遭遇,一部被截断(后与红3军会合),主力转入石阡、余庆、施秉之间的高山密林,与军周旋。与此同时,红3军主力由黔东苏区沿梵净山西麓南下接应。23日,红6军团主力经过10余天的艰苦转战,终于战胜种种困难,余部3000余人到达贵州省印江县木黄,于24日与红3军胜利会师。红6军团经近80天艰苦转战,行程2500余千米,打破湘、粤、桂、黔四省军的围追堵截,胜利完成战略转移任务,并为中央红军长征起到侦察、香港王中王。探路的先遣队作用。而簿复理翻译的贵州地图,对红6军团后来在贵州的行军作战中起到重要作用。此事,加盟吉祥馄饨要多少钱!萧克始终记在心上。1983年,萧克去巴黎时,专门打听了簿复理的情况。后来,簿复理给萧克回了信。